August

被厨一只,永爱山姥切!

ooc严重

小学生文笔

乙女向

被婶,清光婶

夏日会上,来来往往的都是成双成队的小情侣。而我穿着浴衣尴尬地站在卖苹果糖小铺傍边等待某把迟钝不得了的刀以及看着某人和某人近待相亲相爱。

“啊,啊。清光今天真可爱!”

“啊咧,没有的事。主才是最可爱的!”

看着周围升起的粉红色的泡泡,我非常想把这两个人打飞出去,可惜我不能。

呵,秀恩爱死得快啊喂;啧,国广那家伙怎么不还来?!

我跺了跺脚,想着等会怎么好好地“欺负”国广一把

十分钟,二十分钟,二十一分钟,二十二分钟……依旧没有等到我的近待,终于被狗粮喂撑的我忍不住怒火

“啊!!!你们慢慢嗨,我先走了!”

无视后面某人的呼喊,我踏着木屐快步走入人群中。

在人群中的我,不知走了多久,只知道我的脚已经非常痛,好像红胀了。好心情被消耗的一干二净。我低着头继续随人群走着

“对不起,请让让”

忽然,我耳中传入一道我熟悉的声音,我抬头向左看去,只见一头没有依往被破旧白布遮住的如向日葵的头发,额头上已经冒的汗已经打湿了发尖,漂亮的脸上尽是着急,烦躁的神情。他正从包围他的少女中费力地走出来。

现在用手都能想明白是怎么回事,我顿时红了眼眶。转向他,双手撑开,向前跳出,大喊一声

“切国!”

然后一双用力的手稳稳接住我

我开心地笑了,完全忘了什么叫礼仪,在众人面前亲了我的爱人。

此时,天空中燃起五彩斑斓的焰火

回答我的,只是一个更深沉的吻和紧紧与我五指相扣的手。

……

焰火已经散去,随着傍边的唏嘘声。理智的弘重新搭了,我明白了我刚刚做了什么事。

脸一下子变成一个红彤彤的苹果,手捂着嘴,回想刚刚做的事,我现在只差一洞把自己藏起来。

望着对面的国广,他的头向下,白暂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像是注意到什么,他也抬头看

我们仅仅对视一眼,便立马把头向下垂,脸也更红了

傍边的有些人,不怕事大地向我们喊着如“再来一个”的话,使我脑子更加乱了,理智的弦快再次分开

“好了,好了,散了,散了!”

这时,有人一边喊一边向我们走来。

一看,哦,是她和她的近待

他们俩很快便走到我们面前,看着我俩。叹了口气,抓住我的手,深吸一口气

“清光,跑呀!!”

“喂!!!”

语毕,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抓住我向前跑去,不管我在后面拼命的尖叫

终于,跑到了一块某人的空地上,她终于放开我。

“呼,真累啊。橘,你算是欠我一命喂喂喂!有说好说,别打人呀!”

“呵呵”我手中灵力更浓了

“别别别!我错了还不行嘛!不敢了!拜托给你前辈我一个面子啊!”

“好了,主”这时国广的手轻轻放在我的手臂上

“哼”我扭过头“这次我们俩清。”

“行行行。”绫忙答应“唉,说话我们现在去哪玩呀?”

“嘛,主我们回去吧?目前想好好玩只有这个办法了,两位意下如何?”

“嗯”

“我听主的”

“那么,清光光,向会场冲呀!”绫仿佛压根不会累似的,拉着她的清光就又向会场跑去,而我和国广慢悠悠地走回场地

我依旧低着头,手拉住国广的手,余光不时瞟着他,看了许久,才想一个问题

“国广,话说你的披风呢?”

“嗯,在我换完浴衣时就不见了,时间又太急,何况兄弟说带着也不好。所以就没带。”

“哦哦,原来如此。”啊哈哈,崛川,做的好!感激不尽,心这么想着

“嘶,疼。”脚又传来一阵阵疼痛,国广也注意到了,急忙蹲下查看

“主,失礼了。请让我看看。”

“诶?”虽然我这么嘴上说着,但身体却很诚实地把脚从木屐里伸出了。

啊啊啊啊,好难为情啊,不过国广认真的表情真是帅气,不对,我在想什么?!

“呼,主,现在您最好不要走动了。”看完毕,国广给了我这个结论

哦哦,不能走路了,不如趁机……

“诶,不过我真想去会场玩,不如国广你背我。好不好?”说着我露出卖萌的表情,我知道这位仿刀大人最受不了这种表情

“!!好吧,尽随主愿。”他深深叹了口气,颇有壮士就义之风,向我蹲下

不过,管他呢

“嘻嘻。”我爬上他的背上,便被他稳稳托住,慢慢地向会场走去。稳重的步伐以及那双大手让我心中充满了满足与幸福感,我的脸搁在国广的肩膀上,鼻子闻着独属他的味道,真是幸福极了!

“今天国广真是漂亮呢!”

“不许说我漂亮!”听到这句话,国广下意识就说出了在本丸的台词

真是

可爱啊

“那么,今天国广真是帅气呢!”

“主!!”

“叫我橘啦。主,主的,会被当成怪人的。以前就跟你说过在这种场合,就叫我橘的。”

“可是……”

“没有可是,仿刀什么的不许再说!你答应我的。”

这时,我把不讲道理和厚脸皮发挥地淋淋尽致

“……橘”他终于妥协,小声地唤了一句

“嗯”

“对了,国广夏日会快乐”

“嗯,橘夏日会快乐”



第一次写啊!|请各位多多指教了

我还是我,永远为画渣中的渣的我。╰(●'◡'●)╮

板子到了!耶!

三天的结果,一把太刀都不来。😂